公司簡介
公司環境
公司文化
公司理念
 
· 平遠石龍寨、五指石棧道一天游
· 橋溪古韻、靈光寺、金柚公園直通車
· 汕頭南澳一天
· 梁野山休閑一天
· 三清山婺源火車五天
· 湖南張家界大峽谷、鳳凰雙飛六天
· 暢游桂林雙動四天
· 黃果樹、千戶苗寨、小七孔五天游
首頁 > 旅游資訊
關于兩岸客家文學的現狀和未來
2014-7-15 16:11:50 文章來源:客之旅

 一、大陸作家令臺灣作家羨慕

    2009年3月31日晚,經中國作家協會外聯部溝通搭線,在梅州客都新村寓所,我與臺灣作家藍博洲暢談了兩岸客家文學的現狀和未來。

    藍博洲先生是臺灣苗栗人。他衣著樸素,完全出乎我的想象。在我的想象中,臺灣作家應該是那么一副模樣——西裝革履,帶一副金絲眼鏡,一副文質彬彬的學者模樣。可是,他穿的是一件面料十分隨便的黑色拉鏈外套,又短又黑的胡子,顯然有許久沒刮臉,但都掩蓋不住他的剛毅和自信。

    都是文人,都是作家,都是同胞,我們一見如故。我把他推到我寫字臺的靠椅上,自己揀個靠椅坐在對面,開始了我們拉家常式的親切對話。

    藍博洲:剛才,你叫秘書小羅來賓館接我到你家里來,而不是在酒店見面,我心里便涌現出“親切感”。其實,2001年中國第六次作家代表大會在北京舉行,我有幸受邀參加。我們都住在奧林匹克酒店,那時我們就見過面。但只是見面,沒有交談,去年,我在臺北買了一本你和曾令存先生的對話:《客家·文學·禪》我一口氣讀完,非常親切,也很羨慕,決心到大陸時一定要見見你。是中國作家協會外聯部幫我聯系,給了你的聯系電話,我才有幸和你見面。

    程賢章:你的話令我感動。我今年七十九虛歲,勞碌一生,平庸一輩。沒想到臺灣還有“粉絲”,而且是位風華正茂、才華橫溢的作家,豈不羞煞我這老漢?

    藍博洲:程老別太謙虛。其實,你的大名我早就知道,可惜在臺灣買不到你的著作,特別是小說,臺灣見不到,就是大陸也找不到一本。為此,令我感到十分遺憾。

    程賢章:我出版過十部長篇小說,若干部中短篇小說集、報告文學集、散文集,書店都賣完了,出版社也沒有增加印數。只有一部長篇小說是例外,那就是我和王杏元合作出版的《胭脂河》。我知道的就重印了三次。那時著作權還不明確,也沒有收到追加印數的稿費。現在,就連《胭脂河》也買不到。有人查閱電腦網絡,發現南京秦淮河書店有一本。1995年冬,我在中國書店發現13冊《胭脂河》。我想全部買下來,書店不同意,只允許我買十本。作為作家,到處買不到自己的著作,令人啼笑皆非。我想,這是不是作家的一種“悲哀”?

    藍博洲:《圍龍》印數好像一萬冊?印數不小呀!

    程賢章:《圍龍》一萬本,當然全省書店已銷售一空,《神仙·老虎·狗》、《青春無悔》都在兩萬冊以上,《胭脂河》印了多少本,只有出版商才知道,《樟田河》是文革后期出版的,寫改天換地,那是當年農業學大寨的產物,但也是中國農村推廣毛澤東思想一頁鮮活的歷史書,在廣東人民出版社出版。后來,北京修改后也出版了,一共印了50萬冊。那時,已經取消了稿費制度,沒有報酬,如果現在,至少可收入百萬元人民幣。

    藍博洲:就是印一萬冊,在臺灣也是天文數字,臺灣出版小說,一次印三千本就不得了。大陸作家拿工資,寫東西還拿稿費,真令臺灣作家羨慕。

    二、關于客家文學

    藍博洲:我想請教你一個問題:二十多年來,我幾次來大陸,從未聽說有“客家文學”這名堂。據說,2006年開“程賢章從事文學創作五十周年作品研討會”,客家文學被來自北京、上海、南京、粵、桂等地的到會專家一致肯定,客家文學是中國很有特色的地域文學,而且特色濃烈,和商洲、運河、兩湖的地域文學完全可以相提并論,并提出客家文學的掌旗人是你。于是,客家文學之風吹遍大江南北,在臺灣雖然風不大,但也有所聞。

    程賢章:是有這么一回事。我是十多年來見證“客家文學”孕育、出生艱難過程的。1995年11月,《文藝報》和廣東博羅縣、大亞灣經濟開發區聯合在北京舉辦程賢章長篇小說研討會。當時參加的有張炯、張楔、鄧友梅、鄭伯農、徐懷中、閻剛、江曉天、繆俊杰、雷達等眾多京都一流學者和批評家。開會前,我向主辦討論會的負責人、《文藝報》副主編吳泰昌提出:能否有十分鐘談談客家文學?吳泰昌頭也不抬,甕聲甕氣回答:“北京開會,只談中華文學;不談客家文學。”我不服問:“那么,你們為什么大談湘西文學、商州文學?”吳泰昌回過頭問我:“你們有賈平凹嗎?有沈從文嗎?”我無言以對。十年后,我寫的《圍龍》、《大遷徙》、《仙人洞》,廖紅球的《蒼天厚土》,譚元亨的《客家魂》,陳瑞春的《山區這片天》,羅英祥的《飄洋過海的客家人》,黃火興的《梅水歌謠》,宋紹青的《黃遵憲傳》等一大批客家文學著述出版。是眾多客家作家支撐著客家文學的一片天空,我只是寫得比較多,比較系統,而且在上世紀寫《圍龍》時公開打出“客家人寫客家人”的旗幟。《圍龍》出版后,社會影響較大,認為這是“全景式寫客家人百年風云際遇”的客家文學。所以,在2006年“程賢章從事文學創作五十周年學術研討會”上,到會專家眾口一詞肯定了“客家文學”這一優秀地域文學。剛才提的《文藝報》也派了副主編張陵參會。回北京后,以一整版發表這次討論會部分專家的發言,并冠于醒目的標題:客家文學的一面旗幟程賢章。從此,客家文學這一新的地域文學成為大江南北的熱門話題。我也受邀在梅州、深圳、廣州幾間大學講演“客家文學與中華文化”。我說:客家文學的前提是大中華小客家。客家文學只是中國文學中一個較有特色的地域文學。其實,客家文學前輩張資平的《梅嶺之春》,樓棲教授用客家方言寫的長篇新詩《鴛鴦子》(解放前在香港出版)都是客家文學的優秀作品。我只是傳承和發展了客家文學創作的當代稍為突出的一個作家罷了。沒有眾多客籍作家的努力,客家文學就沒辦法形成氣候,羅可群教授的《廣東客家文學史》也就無法成書。當然,我們也有自知之明,我們客家文學還是缺少賈平凹、沈從文這樣有影響力的大家,但這并不意味客家文學看不到未來的前景。這樣一千年遷徙的民系,一定會綻開色彩斑斕的地域文化,這一點我很自信。臺灣也有幾百萬客家人,也出現了陳映真、鐘理和、包括藍先生在內的臺灣客籍作家。你們作品的堅實和多彩的生活,絢麗靈動的文筆,都值得大陸客籍作家學習。

藍博洲:謝謝你對大陸客家文學現狀和發展的介紹、評估。我們做任何事情,都離不開擎旗人。臺灣客家文學也一樣,陳映真先生一生就作了不懈的努力。我在臺灣,現在傳承他的位置,也覺得任重道遠。比較起來,臺灣的客籍作家更艱難,我們的目標是祖國統一,我們最近迫切的任務是反臺獨,教育團結有臺獨意識、但并非臺獨分子的客家人。還得和“臺獨”分子,包括客家作家臺獨分子“作戰”。我們的作家沒有工資,出書也是自找出版商或自費出版作品,能印五千冊就是好運氣。但臺灣客家也有許多優勢。臺灣客家人在臺灣,經歷日本占領,國民黨專政,民進黨臺獨“去中國化”,這些重要的歷史,寫出來會更燦爛多彩。由于我們這批客家作家堅持祖國統一的旗幟鮮明,祖國自然也成為我們堅強的靠山,大陸,特別是客家地區自然也是我們出版的大市場。“臺獨”、“去中國化”是絕對沒有出路的;“不統,不獨”也是政客推銷自己的“廣告詞”,人民一旦覺醒就會反對他們。所以,我們主張統一的臺灣作家責任很重,道路特別艱難。有些事情希望大陸的同行理解。更主要的最迫切的是兩岸作家攜起手來,共同弘揚色彩斑斕的客家文化和五千年歷史光輝的中華文化。(文/程賢章)

作者:客之旅
友情連接:

梅州市旅游局 梅江區旅游局 大埔旅游局  豐順旅游局  平遠旅游網  雁南飛 雁鳴湖  客天下 客家意象 

許可證編號:L-GD00395 經營范圍:國內旅游 網站ICP備案號:粵ICP備11029764號
地址:廣東省梅州市江南路44號 電話:0753-2266843 2260187 傳真:0753-2253895 郵編:514021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2009 梅州市客之旅旅行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本站點由 中業科技 提供技術支持
波音投注澳门足球指数